關注: 手機客戶端

 

想念那飄雪的日子

  發布時間:2019-12-11 10:16:01


    今日大雪時節,卻天晴無雪,害羞的太陽幾次到云中躲藏。

    想念那飄雪日子。風花雪月中,雪是唯一能迅速改變世界面貌的一種。無論宮殿,還是茅草屋,無論常青木,還是禿樹枝,無論大江大河,還是涓涓小溪,都穿上節日的盛裝,銀裝素裹,分外妖嬈。山舞銀蛇,原馳蠟象,也只有在此時才能看到。

    根據觀察,雪因形成條件不同,花樣繁多,大致分六角形、柱狀、片狀、枝狀或星狀雪花,而以六角形為多。

    下大雪的時候,城里的大人小孩會在大街小巷堆好多好多這樣那樣的雪人。小孩子最愛讓大人們用自制的雪橇把他們拉到公園里,去打雪仗,經常把大人們也感染了,相互間打的熱鬧。

    鄉村則相對寧靜,大人們以此享受著休閑,裊裊炊煙從在房頂上升起,他們聊聊天,打打牌,喝喝酒。孩子們則多會選擇在戶外滑雪。記得上高中時,有同學講,家住在山坡上,離學校三四里遠院,幾分鐘就滑到教室門口了,那該是一架多大的滑梯啊!

   “紅巖上紅梅開,千里冰封腳下踩。”“梅花歡喜漫天雪,凍死蒼蠅未足奇。”踏雪尋梅,一直是我浪漫的夢想,可惜的是,我們這里只有春梅,和能踏的雪基本無關。有電視節目或文友的文章不以為然,我們這里不是到處可以看到臘梅(又稱蠟梅)在下雪天競相開放嗎?

    李時珍的《本草綱目》說:蠟梅,釋名黃梅花,此物非梅類,因其與梅同時,香又相近,色似蜜蠟,故得此名。按照現代科學分類,臘梅為臘梅科臘梅屬,而梅花則為薔薇科李屬,兩者的區別非常大:花色不同:臘梅花以蠟黃為主,而梅花則有白、粉、深江、紫紅等色;花期不同:一般臘梅在農歷臘月開放,比梅花要早;臘梅為灌木比較低矮,梅花則為喬木比較高大。借此梅吟彼梅可以,但大家千萬不要不吟錯了對象哦!

    想念那飄雪日子,可以沽酒訪友。

    去歲,大雪時節,雪應時而來。乘車至城郊,安步當車,竹笠蓑衣,逶迤北行,聽著古寺鐘聲,攀過千年老藤,走過萬年天然石橋,穿過十多棵有200年至1200年樹齡的皂莢樹林,便見一處籬巴院。一只哈巴狗搖著尾巴將客人迎進院內,一對身著大紅色的唐裝、年過五旬的夫婦出門迎客。木屋的主人,我管他們叫哥和嫂子。

    和哥的認識很偶然,好多年前我被市里抽調到某鄉搞綜合治理。哥本來不在抽調之列,因為他們單位那位同事有病,做了臨時替補。我們同吃同住同工作,相處只有四五天,卻十分投緣,儼然成為一對無話不談的朋友。我也由此知道他的身上有一段動人的愛情故事。

    哥在上一所高等專業學校時,班上有一名比較受排擠的小個子外省同學,高高大大、粗粗壯壯的哥便成了他的保護者。同窗三年,即將畢業時,外省同學突然提出要把自己的妹妹介紹給他,鄭重把妹妹的一張“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的靚照交給哥。一米八高的哥看著一米六高的外省同學,有些猶豫。外省同學像看透了哥的心思,爽朗一笑,說:“我妹一米六七,比我高半頭呢!”外省同學的家鄉雖在江西,古時候卻在老徽州的范圍,有小橋流水,有黛瓦粉壁馬頭墻,有一人高的油菜花。看著這位標致的江南女子的照片,想到以后和他結為伉儷的情景,哥一時幸福地眩暈了。

    談了兩年跨省之戀,哥面臨著一個嚴酷的選擇。父母膝下只有他們姐弟兩人,姐姐早就出嫁了。如果他選擇到女方所在的城市,發展機會可能更多一點,但誰來盡孝?最后,江南女子毅然決然來到我們這個當時相對偏僻的小城市落戶。江南女子,溫婉多情,不少見過她的人都這樣感嘆!

    哥和嫂就這么幸福地生活者,像走進了童話。哥也因為和我有過短暫的同事關系,把我直呼為兄弟,我也直呼他哥,路上相遇寒暄,電話聯系談心,都是這樣。

    和嫂的相識,兩個字:“尷尬”。若干年后,我負責一個法庭的工作,哥突然不約而至,神神秘秘對我說:“我要離婚,您一定幫助我啊!”說著從懷里取出一份訴狀和一份含有財產分割和子女撫養內容的離婚協議,訴說著自己的種種委屈:自己在局里在一個業務繁忙、女同志多的部門當負責人,不太能顧著家;在局下屬二級機構工作的妻子嫌自己對老婆孩子關心太少,家庭重擔讓她一人挑,還懷疑他和女同事女工作對象有這有那。于是讓他換個閑些的工作,不當科室負責人也行。事業心極強的哥不同意,于是兩人就發生爭吵,甚至肢體沖突。一句話:“這家過不成了!”哥雖然說的激烈,但以我對他的了解,心里卻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正要說話,屋外走進一個女子,瓜子臉,柳葉眉,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膚,一身竹青色的的裙衣襯托著苗條的身材。嫂用概括式語言,簡單說了自己婚后的種種不幸:哥婚前婚后兩個樣,最不能令人容忍的是背叛,已有種種跡象可以證明;嫂每日以淚洗面,簡直生活在人間地獄;女兒體弱多病,最為可伶,決不能讓她跟著爸爸由后媽撫養。最后一句話連說三次:“我要離婚,千萬成全!”以我對他們的了解,心里又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當時,我腦子飛快轉著,想到案件的處理有三種選擇:一、引導他們到民政部門去。因為,他們已就離婚達成協議,如果確已感情破裂,不需要做多少調解工作,即可辦理離婚;二、引導他們到院機關立案。因為他們在市直部門上班,按部規定可由民事庭辦理。三、在法庭直接立案受理。他們的戶籍所在地,在我們法庭的管轄范圍,按規定可由法庭辦理。如果由法庭處理,我們審判人員也有兩種選擇:一、熱處理。以他們的離婚協議為基礎開展工作,預計很快達成調解協議,這個會比較容易些;二、冷處理。讓他們冷靜考慮一段時間再做處理,這個會比較難些,因為正較著勁的他們,腦子只有兩個字:“離婚。”我初步決定由法庭受理,當然為了體現回避政策,可交同事辦理。

    當時剛有了憑身份證立案的規定,比以前憑單位或村(居)委會介紹信立案確實要簡便。因為正在傳達期間,知道的人并不多。于是,正要簽批立案之時,考慮他們的感情基礎,為挽救他們的頻臨解體的婚姻,我猶豫一下,把訴狀和協議書復印件留下,說:“照章辦事,你要去單位開個離婚介紹信。”哥和嫂,頓時像泄了一些氣的皮球。因為,他們在一個單位工作,在不吵不鬧的情況下,要單位開介紹信是不容易的。

    十多天后,他們一起到法庭,表示要撤訴。哥大大咧咧地說:“離婚介紹信單位不給開,說我們感情沒達到破裂程度。我冷靜下來,好好溝通一下,消除了懷疑,消除了誤會。我們其實沒有大大矛盾,性格上沒有磨合好。她對我知冷知熱,我則比較粗心,工作本來就忙,又喜歡喝酒交友,就更沒時間了,所以就忽略她和孩子了。以后保證少喝酒,減少社交,多回家照顧他們,陪陪他們。你嫂子啥都好,就是有點小鳥依人,這在婚前可能算是優點……”話沒說完,就被嫂截住了,拍了一把掌,說:“誰小鳥依人了!?誰小鳥依人了!?”

    盡管不是正式庭審場合,我還是用目光嚴肅地制止她的行為,鄭重地說:“當時并沒有正式給你們立案,其實你們是不用來撤訴的。作為綜治隊的同事和朋友,我說三句話:一、女方上千里遠嫁汝州,男方是他唯一依靠,對她關心不夠,照顧不周,不僅忽略了女方的情感,也忽略的女兒的成長,應該對男方提出批評;二、男方有自己的事業,是單位的業務骨干,工作忙些,家務做得少些,女方亦應體諒;三、希望你們今后多換位思考,相互體諒,相信你們一定能: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最后,向你們道歉:現在已經不需要離婚介紹信了,要介紹信,是我為了挽救你們的婚姻的一個辦法。如果你們反映到我們院長那里,我是要挨批評的!”

    哥和嫂都很感動,沒再多說話,拉著手走了。

    事隔多年后,做事有些較真的我還在反思自己:違反規定,向他們要離婚介紹信,做得對還是不對?是否還有其它既不違反規定、又能促其和好的更好的方法?我想不出,留待讀者去評價和思考去吧!

    再次回到那飄雪的日子。木屋中,一個大大的火爐帶著餐桌,餐桌上擺放著自制的柿子酒、山楂酒、葡萄酒,還有幾碟精致的小菜,還有一個蓋著蓋子的銅火鍋,客人拿出陳釀十年的杜康酒一起擺在桌上。主客三人坐在餐桌旁閑聊一小會兒,主婦閃在一旁做女工,大概是小孩衣帽之類的東西。

    木屋立即響起類似口哨似的樂曲,十分溫婉動聽。推杯換盞之間,從男主人的口中,大致了解到他們的生活脈絡:七八年前嫂被檢查出一堆病,雖不致命,卻不可久拖不治。訪醫問藥,經年無效。五年前,哥的身體也不好起來,跑了省內省外的大醫院,花了不少錢,也不見好轉。三年前,嫂到齡退休,哥也到了三十年工齡辦了提前退休。

    獨生女兒提出讓他們去哈爾濱隨自己生活。兩口一合計:若回南方妻子娘家,雖然只有九百多公里,卻離女兒更遠了;若去哈爾濱,實打實兩千多公里,關鍵是氣候怕適應不了;汝州正在搞美麗鄉村建設,兩山夾一川的獨特區位優勢已初步凸顯,還是留在汝州,找個離城市不太遠又能避開城市喧囂、空氣新鮮的山間盆地休養生息吧!

    于是有了小木屋,籬笆院,栽種牡丹、菊花的花田和荷花的泥池,一小片臘梅樹林;有了幾畝塊種植小麥、玉米、大豆的農田;有了走地的哈巴狗、土雞,鳧水的雞鴨;有了一群白色羽毛的鴿子,嫂說總有一天要讓它們把信帶到哈爾濱。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屋里更加顯得暖和。嫂端出一盤凍柿,又涼又甜,又能解酒。哥介紹起自己的“山中四友”來:棋友是一位常年居住在寺里的居士,五十多歲。古寺離這里只有幾里路,可以隨時去拜訪,通過圍棋一決勝負,偶爾居士也會來家里回訪;書友是所在地一位七十多歲的老村長,善寫魏碑,老先生脾氣倔,只去求見比他年歲高的人,所以切磋只能在老村長家進行;畫友則是在外人眼里有些瘋癲的人物,在相關協會里沒名沒姓,在民間卻大有名氣,善畫飛禽,尤其是麻雀喜鵲,栩栩如生。只是此人不事家庭產業,云游四方,獨往獨來。中秋節,春節前后,會來家訪問一兩次,但求一醉,醉后留下畫作,揚長而去。琴友嘛,哥賣一關子,最后再揭曉謎底。

    推開小半個窗子,讓鵝毛雪片飛進屋里,主客興致更高。談論汝瓷,我說:“家有萬貫,不如汝瓷一片。”哥說:“景德鎮瓷,脫胎于汝瓷,雖是傳說,也有了一些蛛絲馬跡,相信將來必能確證。”談起河南曲劇,我說:“汝州人兼學南陽大調曲子和洛陽小調曲子之優點,進行創新,將曲劇搬上舞臺,是對戲劇的一大貢獻。”哥說:“汝州人的發揚光大的河南曲劇,由地攤戲到高蹺戲,最初只有小旦小生兩個角色,后來加上小丑,邊歌邊舞,以此為生,名角兒人人有絕活兒,和東北的二人轉何其相似乃爾!后來越演越大,生旦凈末丑,行當齊全,向豫劇京劇靠攏,和其它劇中一樣經歷起伏。失去本真,也是一大憾事!倘若繼續演兩人戲、三人戲,或可與今日之二人轉一較高低。”

    主客索性推開木屋,看著滿天飛雪,談論起有關雪的詩詞。最敢用詞的是李白的詩:“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軒轅臺。”最有味道是白居易的詩:“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最有溫度的劉長卿的詩:“日暮蒼山遠,天寒白屋貧。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最為高冷的是柳宗元的詩:“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最為新奇的是岑參的詩句:“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最有趣味是盧梅坡的詩:“梅雪爭春未肯降,騷人閣筆費評章。 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 最有氣勢是張元的詩:“戰罷遇龍三百萬,敗鱗殘甲滿天飛。” 最能雄視古今的是毛澤東的《沁園春•雪》,詞曰:“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望長城內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欲與天公試比高……”

    說著說著,樂聲戛然而止。客人問道:“樂聲一直繞梁,獨不見樂器,為何?”

    但見女主人走到面前,雙唇合攏,中間留一空,借助于唇、舌的作用使氣流通過而發出樂聲,是我們頗為熟悉的歌曲《我愛你,塞北的雪》。一段吹罷,男主人一撮唇,也吹了起來。一唱一和,原來他們夫妻二人是“琴友”啊!

    雪,你的舞姿是那樣的輕盈,你的心地是那樣的純潔,你是春雨的親姐妹喲,是春天派出的使節!

公元2019年12月7日開筆,期間因事擱筆,12月9日草成。


 

 

關閉窗口

麻将开局选择万条筒 安徽波克麻将怎么下载 四川体彩金7乐玩法 四肖期期准免费准 闲来江西麻将苹果手机版 海南飞鱼彩票开奖 捕鱼大师稳赢版安卓版 心悦吉林麻将安卓版 怎么才能在网上赚钱 欧冠决赛2018 重庆万州麻将换三张血战攻略 江西多乐彩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捕鱼达人1旧版本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 36选7复式计算器 融资融券可以买什么 免费波克棋牌